顶点小说网 120gw.com,最快更新天书七卷最新章节!



“哈哈哈,我心动了没有?”项季哈哈大笑起来,我都怀疑他那种笑法会不会把自己笑死。“凭我的本事还需要那个玩意,白露虽然是神器,但是现在已经损坏,威力也不比从前,最算它现在是完整的,但是在我眼里只不过一把锋利武器而已。”

从照相机的话里,我可以感到浓浓的自信和不屑,貌似他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似的,但是让我吃惊的事还在后面。

项季的话刚刚落下,他就把手中的那枚铜钱抛了过来,我的脑子顿时轰的一声炸响。“你个混蛋,这可是神器的十八分之一的,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扔了过来,当垃圾一样吗。”

心中不断骂项季是个败家子,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一个健步上前就接住了,死死攥在手中里。“这下照相机算是挑明态度了,他对这个神器没有兴趣,那么他这次目的又是什么?”

“怎么样,我的可是已经挑明态度了,现在我们可以合作了吧?”项季把铜钱扔出去后,就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貌似在鄙视我这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家伙。

我也是无话可说,但是为了我和景秀的安全着想,一些话,我还是要问出来的。“虽然你没有争夺这个铜钱的意思,但是正如你说的,以你现在的身手,你还需要我们吗?”

项季听后,很是古怪的看了看我,随后张口说道:“是啊,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是要倒霉丫头的帮助。”

我被狠狠的噎了一下,翻着白眼走到一边,把身后的景秀让了出来,对着她摊了摊手说道:“你也听到了,我就是个打酱油的。”其实吧我现在心里正偷着乐,不要我帮忙,还白白拿了这枚铜钱,这么大的便宜,不捡白不捡。

但是景秀没有理我的意思,直接问道:“你需要我的什么帮助,在我们三人之中,对于古墓知识了解最少好像是我吧。”

这是大实话,张景秀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考古家,只对古墓里的文物和壁画感兴趣,也研究的更多。像什么机关陷阱啦,粽子邪物之类的就一窍不懂,因为她主要负责的是考古后续研究,至于前期的挖掘就和她没什么事了。

项季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要的是你脑袋里的知识,我想我们这群人之中,貌似只有你懂小篆和古代壁画知识,所以我想知道的一切,都要通过你的脑子来翻译。”

“果然是这样,呵呵,但是你有没有忘记一件事?”其实在刚开始听到项季说找她帮忙,她就隐隐猜到了什么,现在看来事情的发展果然是这样的。

“什么事?”项季无所谓地说道,貌似已经吃准了景秀,她一定会答应的。

景秀也是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命的笑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其实现在张景秀很恼火,非常的火大。你说好不容自己当上个团长,带着一群‘小弟’来这里进行古墓的探查,但是这个团长才当一天,她就发现她的这个所谓考古团根本就是一个笑话,都是各怀鬼胎的一群人,现在貌似只有自己的老冤家三木头,才是自己值得信任的人,其他人她就笑笑吧。

项季没有在意景秀的口气,更是没有在意她的话,而是带着丝丝诱惑口吻地说道:“你不想知道,这座墓是谁的?你不想知道两千年前发生的秘密?退一万一步讲,你都不想知道,那么你真的不想了解当年你曾祖父那群人在这发生了什么事?”

我看见景秀的脸上有些动容之色,就知道要坏事了,这座古墓刚刚进来就遇到了这么危险的尸血鼠,后面还有什么危险谁也不知道。我这个作为倒霉丫头最信任的朋友,怎么能让她处于如此险境。

于是就出声提醒道:“倒霉丫头你可要想清楚啊,这座墓刚刚进来就遇到这么多危险,你又是个新手,可不能答应照相机。”

但是我发现我的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因为我看见了景秀脸上出现了一丝坚毅之色。我就知道要坏事了,隐隐之中我也能猜到点什么,那就是因为我们俩的关系,总之过程不用说,那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被我深深埋在心底。结果就是我们两个不能在一起,纠缠了几代人的心结不是说放得开就放得开的。

“三木头别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果然正如心中猜测的一样,听到这话我在不知不觉中,貌似又回到了当年,也是同样的话,最后什么山盟海誓,什么比翼双飞都挽不回她那颗纠结中二十六年的心。

“哎好吧,既然你想去寻找答案,那么我就舍命陪君子。”我也是看开了,虽然现在我们是朋友,但是总是有那么一点情愫在的,不可能看着她去冒险。

我走到项季面前,冷冷道:“带路吧,我也去帮你。”

项季没做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景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三木头你要加油啊。”

一听这话,我也是气恼,平时也没有看出来这个照相机这么油嘴滑舌的,正想开骂的时候,项季的一句话顿时把我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

“我给你的铜钱可不是白给你的,什么叫你来帮我,我支付了报酬,你就要为我打工的。”项季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收拾自己的装备,把散落一地的各种食物和光源,还有一些装备什么的都装在包里。

我也是无语,如果现在让我把那枚铜钱交出去,说实话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别说它是神器的十八分之一,就算不是,凭秦朝的那个年代,这个铜钱的市场价值也海了去了,更别说还是秦朝统一货币后的独一份。

“恩恩,我们可是付过账了,你可要好好努力干活,嘻嘻。”景秀也是跑过来凑热闹,在我肩膀上拍了拍,学着项季的口味说道。

我撇了撇嘴角,横了她一眼,也没有在意,紧了紧背后的装备包严肃道:“照相机前面开路”

随后我们就继续上路了,开始探索这座古墓。然而在我们的灯光消失在转角的时候,一双碧油油地眼睛就在不远处亮了起来,慢慢靠近尸血鼠的尸体,随后“嗖”的一声钻了进去,就听见“咔嚓咔嚓”地咀嚼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