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120gw.com,最快更新登临引最新章节!



莫矩众人确实已提前做好了千面潜入的准备,除开秦天神用“升莲”的假名进入学士府这招暗手,明处上也有包括有剑道教习钟百川、新入府的萧山疾在内一系列莫矩的“明棋。”

然而准备了这么多,他们却偏偏没想到能这么快发现千面,还发现的这么简单。这之中可没有什么蹊跷,而是一种幸运。

秦天神确定这是一种幸运,顾黔的资料并不在被千面拿走的那一小部分资料之中,自然千面也不可能察觉到自己的某一部分“特征”被曾经交叉而过的一只狗记住,那么现在的千面,可能还自以为完美地伪装着某一个人。秦天神嘴角微翘,没有多问顾黔什么,他知道像顾黔这种老莫矩若无十成把握绝不会随意确认,所以千面一定就在附近。

默立片刻确认那抹味道没有散去后,秦天神更肯定那个登临者的”少主“就在三百多名围在同窗会会长周身的男男女女之中。

既然肯定,便没有理由放过。

他轻轻嘘了一声,脚步轻缓,准备十分自然地往人群靠去,让顾黔确认那抹味道到底由谁散发。顾黔瞳孔微缩,动了动黑色的小鼻子,满脸凝重。

方才迈出一步,秦天神便看见自己面前多了几个人。

梅花色的红袖院服饰袖口一抖,一名看起来娇滴滴的学士府女学生指着秦天神的鼻子道:”云师兄,就是他!”

清一色的梅花院服后边走出名身着红黑劲装的高大男子,竟比头发蓬乱高耸的秦天神还高出半个头。那名明显属于风纪队一员的高大男子脸色十分为难,被师妹拉了一把才硬着头皮开口道:“这位兄台,可否看一下你毛毯里包着是什么?”

秦天神微微眯眼,却没有回话,而是把目光越向他们身后的人群,一些在外沿的人已经察觉到他们这边的情况,转过头来好奇地看着。

那名女学生看到他无视的表情,本就易躁的性子更是生出一股急火:“师兄,跟他废话什么,他肩膀上还挂着一只呢,先救下来再说。”

秦天神听明白了这句话里的信息,也看清了那个带头的女学生正是先前在“城记”狗肉铺对街静坐的那几个红袖院学生之一,好气既而冷笑地反问:”怎么?在这安阳城里我买只狗带回家养也犯法么?“

”倒不是这么说。“那名云姓风纪队队员也是额上也有些尴尬出来的冷汗,解释道:”你或许不知道,同窗会去年刚通过一项议案,在院期间的学生不许吃与半山苑动物同属的肉类,不止是狗肉,牛羊驴马这类颇具灵性的动物也是禁食的。“

”所以?”

姓云的师兄似乎并不擅言词,又是抹了一头汗,想要把自己或是说那位师妹的意思委婉地说与对方听——虽然这种意思根本不具备任何说服力。

少食肉腥确实更易与半山苑那些动物共处,这对“贴近生灵,共鸣大道”这种悟道法也确有一定帮助。但不让吃肉对学士府众学生虽然近道却不人道。同窗会的那份议案本就通过的十分勉强,现在落实的也不彻底,在一次只扣除一学分的微量惩罚还得加上有人无聊到去告发的前提下,除了红袖院那些跟他们院长一样热爱动物的学生,其他两院的人基本就当这条规矩不存在。

但是世间有明文无卵用的规矩本身就妙用无穷,就比如此时被人提出来当茬。

平时就没少偷偷啃牛大骨的云师兄面对秦天神的反问十分汗颜,其实他挺同情这个刚来安阳却莫名其妙被找上茬的考生,所以眉毛狂舞,企图让这名外地考生明白这不是规矩与否的问题,而是某些小姐的要求无法拒绝,某个学院的学生都太固执的问题。只有他乖乖放下手中和肩膀上的“食材”才能免于这些狂热动物保护分子的纠缠。

“这狗我只养不吃,而且我还没考进学士府算不上在院生,规矩对我并不管用,以上。麻烦让让,我也要去看看帅气的会长。”秦天神继续无视对面风纪队队员的脸色,他不关心那位号召力不小的女学生有什么背景,犯什么毛病,他当前还有要紧的事做,怎么可能把顾黔交给他们。于是他轻抚顾黔的狗头,十分亲密地又补了一句:”你说对吧,阿黔。“

顾黔飞快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悲愤地挤出一声愉悦的”汪!“

汪声一出,分明表现了主宠之间的亲密关系,红袖院众女生的脸色不由地尴尬起来,云师兄则是耸耸肩,看了一眼那个没事找事的女学生,心想既然是真的买做宠物,总不会又犯了你闫大小姐的忌讳了吧。

秦天神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场闹剧上,径直穿过面前这排红袖院众生,想要离人群更近一些。

然而就是这么若无其事的态度,终究还是触怒到闫家小姐抑怒已久的神经。

事后秦天神多次反省这次的突发状况,认为自己如果足够重视并妥善处理这种看似无关的他事,或许就不会引起后续的麻烦状况,也就可能离千面更近一些。

秦天神不知道此时的闫家小姐因为近期从小陪伴自己的爱犬寿终的关系,对这些犬类的生生死死正处于敏感期,之前那些犯了馋瘾的食客但凡偷偷去“诚记”要了肉狗,统统都被她与同伴拦下,或是批评教育,或是威逼利诱,总之便是逼得那些食客改过自新,放生小狗,从此立誓不食狗肉。

遇到秦天神这样的硬点子还是第一次。

本名闫妍嫣的闫家小姐不相信眼前的人狗情深,她可是分明看到面前这个男人进入狗肉铺子时的鬼鬼祟祟,那反脚踢门的动作也被她理解为对方无视红袖院威慑一意孤行吃狗肉的铁证,总之面前这人的一切落在她满是偏见的目光下已经可以定性为一个嚣张又狡猾的食狗客。

所以就在秦天神掠过她身旁的瞬间,她的一只手已经如电般探出,连那位云师兄都来不及惊愕,便直接抓到了秦天神怀中毛毯的一角。

上京闫氏的”燕过无痕“号称是最快最变化无穷的散手,以先手迎上对方稍慢的后手动作,在见招瞬间变招——臂若应拳法即变掌法,应指法则变拳法,以此来达到克敌先机。本意要卸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地考生一只手臂强迫他服软,没想到对方好似早已料到般偏开了一个角度,只让她得以勾到臂下夹住的一处毛毯边角。

秦天神根本没有料到这个红袖院大小姐要突然发疯,强行避开之下还是被她捉住了一角。

这毛毯却不是什么稀罕物,一角在闫妍嫣甚至用上真气的全力撕扯下直接扯开一条长缝,露出一条已有些僵硬的尾巴。

虽然有些出乎预料,但毕竟还是抓住了证据,闫家小姐压抑着怒气,义正言辞地问了一句:”肩上的是宠物,那毯子里的死物是什么?“

毯子里当然是顾黔之前的临体,只是这种事怎能解释的清楚?

或许是莫名其妙的人有着吸引莫名其妙的事的体质,不远处的人群已有不少人指指点点议论着这边的情况,甚至还有好事者嚷着让会长来解决纷争。好事者当然不在意望纷争解决与否,只是基于想要见识同窗会会长的发挥人格魅力这一想法而不断起着哄。

人群中果然开始空出一条缝,显然是会长真的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然后越来越多人好奇的目光朝秦天神这边投来。

“越来越淡了。”顾黔的声音细如蚊声,秦天神却听得很清楚,很遗憾。

他的眼睛对着人群一睁一缩,用难以想象的方式将百余人的面貌刻画在识海中,然后转身就走。

“站住!”闫妍嫣抬步要追,却不知从哪飞来一枚铜币打在脚踝,力道之大直接击得她重心不稳,向前扑倒,以脸着陆。

“师妹!你没事吧!”云姓师兄惊慌失措。

……

人群中,燕彩直愣愣地看着秦天神的背影,又犯起了花痴:”那人的背影好潇洒啊……就是头发难看了点。“

常离笑而不语,似是笑话师妹还没把近前的会长看饱,又去看远处的菜。

……

萧山疾看着秦天神离去的步伐,总觉得看出了一丝组内行之道步伐的影子,面露深思。

在他旁边的侠奇正拼命踮着脚,却什么也没法看清,因为太矮了。

于是侠奇正很随意地搭上一个身形更小的旁观者的肩膀,随口叫了声哥们,企图借势一跳看个究竟。然而他刚跳起一半便被放倒,然后被那位”小哥们“一顿酣畅淋漓地拳打脚踢,很快成了人们新的视线交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