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120gw.com,最快更新剑路苍茫最新章节!



清晨,天边第一缕晨曦划过天际,驱散了长长的夜。白雾,并没有消融,到处朦胧!湖面静止,没有丝毫波澜,其上还冒着丝丝白气。

湖旁,是一个小竹林,其间有五间竹屋。竹屋不大,但胜在清雅。竹屋前,有一块空地。

咻咻咻

一少年手中提着三尺竹剑,竹剑在手中如金蛇狂舞,青色的剑影纷飞,颇有几分气势。

少年年仅十五六岁,一脸稚气尚未褪去,有神的眼睛,浓黑的眉毛,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这样的样貌不算帅气,但却当得清秀二字!

剑舞得越来越快,地上因露水而未干的树叶也随着少年的剑无风而动。围绕着少年。

剑若游龙,翩若惊鸿,少年的剑法比起那些淫浸剑道多年的人也不遑多让了。可更绝的是,少年施展的剑法并不是那些武林绝学,只不过是一套在武林中属于烂大街的飘柳剑法而已!

飘柳剑法,顾名思义,是取飘柳之意,剑如清风拂柳,施展时剑招缠缠绵绵,让对手无从出手,不过却缺少了杀伐之势。只要对手刚猛出手,便能将之破除。

“清风拂柳”

少年大喝,转身,地上的树叶也围绕着少年纷飞,好似有股龙卷风一般。而后一剑斩出,纷飞的树叶被猛然弹开。而少年面前一棵大腿粗的树木拦腰齐断。

“尘儿,飘柳剑法本是一门飘逸的武学,被你如此杀气腾腾的用,失了精髓啊!”一中年人从屋里走出,温和的对着少年说道。

没错,这个中年人正是魏明,而那个少年,正是吴尘。

“呵呵,魏叔,武功不是用来杀伐的吗?没了杀伐之气怎么行”

“有杀伐之气未必杀得了人,而无杀伐之意未必杀不了人”魏明正色道!

吴尘若有所思。

“算了,与你说这些还早了点,不过你九岁开始习武,六年时间,有了炼脏的修为,接下来的一些武学方面的事不得不与你说了”

吴尘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等着魏明的下文。

“武道一途,一开始,炼的无非是四肢,五脏,筋骨,所以人们将之划分为炼皮,锻骨,洗髓,换血,炼脏几个境界,这是一个由外而内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升华的过程。这些境界你也走过了,而炼脏之上,是谓胎息,胎息境,是一个很玄妙的境界,你需独自体会。”魏明说道。

“胎息?”吴尘疑惑道!

“嗯,胎息,是炼脏的之上的境界,和炼脏关系密切,炼脏,炼的是五脏,即肝、心、脾、肺、肾。所谓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故满而不能实。五脏者,所以藏精、神、血、气、魂、魄者也。”

炼脏便是炼人的精,气,神,魂,魄。当炼脏大成时,人体会达到一种玄妙的状态。这时便可以尝试着去感受那一点灵光,这点灵光便胎息,是人一出生便有的一缕先天气息,是人体的本源精气。

这气息每个人都有,但也不是人可以轻易感受到的,并且它会随着人的成长而慢慢消逝。

胎息境所要做的,便是将它找出,然后将它壮大!让之形成内力。

炼皮大成,可一人打到十多个普通百姓。

锻骨境,可拳打猛虎,动若脱兔。

而远在其上的炼脏境,更是厉害无比,纵身一跃,便是十几丈远,一拳打出更是可以开山裂石。

可是与胎息境一比,却又不过如此,胎息境,有了内息在温养身体,不管在速度,爆发力,耐力还是其他方面,都要比炼脏境强大数倍不止。还有,很多武学如果没有胎息境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施展,就算可以施展,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所以,综合来说,胎息境,远远不是炼脏境可比的。不过江湖中,胎息境也不是那么多的,炼脏境就可以称为小高手了,但真正的高手,却只有胎息境,或者之上。

胎息境,也是一个分水岭,只有感受到了胎息,才有往上的资格。

“那么,魏叔,你现在是什么境界。”吴尘问道。

“我嘛,是什么境界以后你会知道,不过”话没说完,只是食指无名指并拢,向着旁边的小树林一斩,一道蓝色气芒划过,几十棵人腰粗的大树齐齐拦腰截断,声势骇人,看得吴尘目瞪口呆。

“这,,,,”

“这是我随手一击”魏明看着吴尘惊骇,打击道。

“其实你也不必如此,只要你凝成内劲应该也能做到。”

“内劲?”吴尘疑惑道。

“胎息壮大可以凝成内力,内力比胎息凝炼,可以通过一些武学将之外放,离体伤人,不过最多八九丈远,而内劲比内力又要更凝实,可以不施展武学便外放几丈远,如果施展武学,应该也能做到刚刚我那样。”

“可是魏叔你刚刚并没有施展武学啊。”吴尘道。

“因为我是内劲之上,好了,我的境界你不必知晓,现在你还是先修得胎息吧,不然一切都是枉然”魏明正色道。

“那怎么感受胎息?”吴尘现在便是炼脏境,在往上,便是胎息境,而胎息之上便是内力,继而内劲。看得魏明如此厉害,心里也自然向往。

“很多人,为了感受到胎息,为了强大胎息形成内力,创出很多种方法,便是所谓的内功功法!你已然炼脏大成,这门功法也可以交给你了。”说罢,魏明便拿出一本古朴书籍,其上有三字——青元功,书页泛黄,可见年代久远。

拿着功法,吴尘脸上狂喜,眉羽间露出兴奋之色。

“好了,得了功法,便好好炼吧!”

“嗯,魏叔,我一定会好好炼的,以后会和你一样强的!”在吴尘心里,魏明显然就是最强的人。

魏明说完,传身就进了屋里,只是其心里却在思索,“呵呵,尘儿已经十五岁了,你的青元功也交给了他。可,你和她还好吗!”

是啊,十几年,昔日婴儿也成了少年,可当初的你们在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