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120gw.com,最快更新人脑开发计划最新章节!



--“做得弟兄好过时,打刚穿金又戴银~...”马勇哼着小曲进了他的三楼套间,心情很是不错,锁上房门洗了把脸后倒了杯洋酒一饮而尽,这才拉上窗帘,小心翼翼的从钱箱里取出二十万,放入另一个袋子里。

但一想起就是自己这私下偷藏的二十万,明天还得给跟他一起去的小弟一人一万,就气不打一处来。

“妈的,老子每天累死累活就拿这点钱,出点什么事还得我找人顶岗,姓丁那小子年轻不大,就会指挥我们做这做那,凭什么每次都拿大

头。”马勇纷纷不平的想,但没办法,谁让别人是县局一把手的小舅子呢?别人柳局只要一句话,恐怕自己这流水生意恐怕就再也做不下去了。

想到这马勇抑制不住的拿起桌子上的水烟壶,放入几颗红色药丸,点上打火机猛吸两口,顿时胸中的烦闷一扫耳光。

正在马勇眯上双眼吞云吐雾的当口,一个黑影,迅捷的从空调室外机上翻进房间,借着窗帘的掩护,快步来到马勇身后。

靠在沙发上的马勇根本毫无察觉,黑影对着马勇后颈就是一个猛劈。

看见面前这个彪形大汉如烂泥一般倒了下去,张芄生松了口气,根本不懂搏击术的他刚才借着鹰眼看到了这人后脑勺的要害部位,手刀蓄力砍下去后也不知能不能管用,不过看这效果,估计一时半会起不来了。

赶紧拿起桌子上的钱箱,又看见纹身男手旁边的袋子,张芄生一把抓了过来,心想,反正这帮人以前从没和自己客气过,自己也不用跟他

们客气,也算是间接报仇了。索性将纹身男裤子里摸了个一干二尽,还有一把汉兰达的车钥匙。

收拾好正准备从窗户跑路,张芄生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回头扫了一圈,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衣柜角落居然有一坨东西,准确的说是一坨像东西的人,嘴巴被封住,手和一把衣架捆在一起,正死死的盯着他。不是刘家大少爷又是谁。

张芄生暗叫倒霉,这纹身男也真够小心的,为了防止这坨价值一千多万的肥肉落到别人手上,居然把他弄到自己房间里关着。也是,要是被别人带走有点什么意外,那可真叫煮熟的鸭子飞了。

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张芄生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让这家伙看见了,自己这张脸没遮没拦,走到哪里别人都认得,这纹身男又不知死活的躺在地上,自己才获得模拟能量下手没试轻重,要是真死了就更麻烦了。

只好走到刘少爷面前,看着也是可怜,鼻青脸肿的脸上还挂着泪痕,腿上掉着半个冷馒头和一瓶矿泉水。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啊,张芄生心底发出一声轻叹。

才撕掉封口胶,刘少爷又要哭了,张芄生赶紧把他嘴巴唔上“好好说话,别闹出动静,不然你下场比他还惨。”张芄生扮恶人威胁道

“好好好....大哥,只要你别杀我,我保证不对别人说见过你..”刘少爷也许是被打怕了,见人就感觉要死要活的,这会总算冷静了下来。眼珠一转,又说“哥,我家里有钱,马勇绑架我,求求你带我出去,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张芄生心里暗暗好笑,看来这刘少爷在这里待的时间不少了,还知道纹身男姓甚名谁,自己多半是被当成纹身男的仇家了。还挺聪明,

知道一般的贼谁敢到联发酒店偷东西,这可是标准的黑窝子啊,随便打开一间房门不是赌就是毒。不过你家产业都快成别人的了,还当自己有钱呢?

想是这么想,张芄生还是解开了刘少爷手上的绳子,准备带他出去,虽然张芄生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是清白的,刘家少爷这种就算是灭了他口也没什么。但那是他以前的想法,自从知道了自己是蓝裔后,他更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使命,这是一种对所有人的责任感,

不允许他滥杀无辜。

大喜过望的刘少爷赶紧站身,像小姑娘一样伸出肥胖的手拉着张芄生衣角“大哥,我们从哪走?”

厌恶的甩开身上的肥手“从哪走?当然是走楼梯”张芄生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刘少爷,这家伙难道指望自己背着他跳窗户?

“楼梯...”刘少爷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楼梯可不好走啊,这里面全是洪义的人,我被发现就完了啊..”

张芄生闻言邹了邹眉头,洪义是本地一个小帮会,由九十年代一帮古惑仔看多了的混混成立,当年这群些社会青年打架斗殴极其凶狠,为了抢地盘闹出不少人命案子,现在二十来年过去,从腥风血雨里活下来的成员也凭这不要命的狠劲闯出了一些名堂。不仅控制了全城的毒品交易,还开了一家明面上是宾馆,实际的地下赌场的会所--联发酒店。

一把捏起刘少爷的衣领,张芄生凶声恶气的说“就走楼梯,你想活命,一会就不要乱说乱动,只管跟着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先把鞋子脱了”

刘少爷满头大汉赶忙连连点头“是,哥,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是脱鞋的时候双脚不受控制不停打颤。

懒得看刘少爷的窝囊样,张芄生夹着钱箱推开房门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同时向后招招手,示意刘少爷赶紧跟上。

灯火通明的走廊上空无一人,脱了鞋子的张芄生和刘少爷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很快的下了一层来到二楼楼梯口,楼下拐角处明显传来说话声,张芄生赶紧示意刘少爷停下。

“老二,你怎么出来了。”

“出来抽支烟,里面太闷了,猛子带了半斤货来嗨,该他们高兴,跟勇哥吃钱的事也不叫我,草。”

“该你倒霉,对了,你知道吗?林姐养那小白脸,上周让他男人给沉了河了。”

“怎么不知道,这事不就郭娃他们去办的吗?嘻嘻,那小子的爱好你也知道,狗日的男女通吃,心理变态,听说弄死之前郭娃把那家伙塞进了小白脸的眼窝,真他妈的恶心。”

听着这不堪入耳的对话,张芄生只觉得想反胃,这些人口味也太重了,把旁边的刘少爷可吓得不轻,豆大的汗珠直滚滚的从鬓角落下,正在这时,后面三楼处传来猛烈的踢门声,接着就是一声大吼,“哪个狗日的拿了我的钱!”

张芄生心中一凉,立刻思考是从二楼直接冲下去,还是到立刻到三楼再给马勇一下子后从窗户脱身,还没来得及做出决定,耳边就传来刘少爷杀猪般的嚎叫“勇哥!人在这!他要绑我走!!”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少爷已挪动到距离他五个台阶的位置,正对着楼上大声喊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