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120gw.com,最快更新人脑开发计划最新章节!



“都别动,警察!”正当小屋里人被呛得泪流满面连连咳嗽的时候,从门口瞬间涌入十几名全副武装,手持防爆盾的特警,将毫无反抗之力的所有人员一个个架了出去,押上了警车。

在铁皮铁窗的警车中,张芄生对面正坐的小叶,他叫了几声她的名字,可她毫无反应,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他。张芄生心痛不已,想伸手抚摸她的脸,可是刚才警察并没有给他松绑,他的双手仍然被尼龙绳牢牢的捆住。

一路疾驰的警车飞快的来到了市郊派出所,张芄生从车窗远远的就望见了派出所长站在大楼门口,正和一名身穿三级警督的高个子年轻男子交谈,这名男子,正式刚才张芄生在车里求援的对象,一名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官二代吴恒,父亲以前是他们县的县领导,现在是该市党群书记,而他从政法大学毕业后,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是广江县的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刑侦和禁毒,这几年张芄生本和他没什么联系,但现在情况已是万不得已,又想到此人以前为人比较仗义,只好找他帮忙了。

张芄生在一名特警的陪同下下了车,还没走到吴恒面前,吴恒一抬头就认出了他,快步走了过来,发现张芄生的双手居然还捆着,冷冷的扫了旁边那名特警一眼,张芄生明显感觉到抓着他胳膊的那只手颤抖了一下,接着吴恒蹲下来,亲自把张芄生手上的绳子解开,这才站起来紧握张芄生的手着说“芄生兄,你受苦了,怎么现在才来找兄弟我,你呀,就是太要面子,唉....”张芄生尴尬的笑了笑,抽出一只手拉住了旁边的小叶说道“恒哥,真是麻烦你了,这都是我自己惹出来的事,怎么好意思找你,这是我女友小叶,说来惭愧,还要再求你一件事,她现在精神恍惚,请你帮我找个安全的地方让她住几天,过几天我会来接他的。”吴恒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张芄生此刻的处境,他自己靠着老爷子,自然不惧曹群黄四这些地头蛇,抓了也就抓了,但张芄生不同,他是正二八经的欠别人钱,对于民间经济纠纷这些破事,公安一般是不管的,开玩笑,银行的烂帐还不是得找社会上的公司去处理,张芄生现在的地步,虽然可悲,但和他一样的人不在少数,吴恒今天能出面,已经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了,再要插手,还得调动不属于他管辖的经侦,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吴恒拍了拍张芄生的背“放心吧兄弟,我肯定给弟妹安排个地方,就县政府招待所吧,这里人多眼杂,正好我们两兄弟好久没见,等会喝两杯,你有什么难处给我说说,也许我能帮你出出主意。”于是张芄生拉着小叶,和吴恒一起上了他的专车,转眼就来到了政府小招。

吴恒刚好有点急事要处理,将俩人拜托给了管理招待所的政府办副主任熊彬,叮嘱了两句,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就匆匆乘车离开了。熊彬眼尖,一眼就看出张芄生是落难过来的,心里估计是吴恒处得比较好的社会哥们,心里虽不愿意,但碍于这位大公子的面子,加上平时和吴恒关系也不错,就带他们到三楼,让领班给安排进了高级套间。

张芄生站在楼梯口给熊彬道了谢,熊彬摆摆手转身下楼了,领班皱着眉头将邋邋遢遢的俩人领进房间,明明脸上一副很不情愿的表情,还故意站在门口问了一句“先生,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张芄生当即明白过来,摸出兜里唯一的一叠红钞票,递到领班手里“麻烦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给你说的,这位小姑娘精神有些不稳定,如果她有什么问题请你务必要联系我,这是我的手机号。”领班心想这小子好歹还懂点事,记下了张芄生的电话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一关上房门,张芄生立刻转身将小叶抱在怀中,两行泪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来,现在小叶原本应该去医院疗养的,但没办法,那帮人随时都会卷土重来,医院太不安全了,“都是我不好,你受了多少罪,都是我....”说着说着,张芄生缓缓的跪了下去....

“我想喝水”听到这句话,张芄生猛的抬起头,发现小叶正痴痴的望着他,那象碧绿湖面一样的眼眸在那一瞬间似乎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但立刻又暗了下去,“好好,我马上给你倒,你先坐好”张芄生手忙脚乱的将小叶扶到床边,烧了一壶水,用两个杯子调好水温后用嘴试了试,放在了小叶手上。小叶两只手捧着这杯水,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喝着。看着小叶喝水的动作,和白嫩小手上的红肿伤痕。张芄生的心就像几千根针扎,青筋暴起的手臂因为抓床单太紧而微微颤抖,这一切,都怪他太无能,连对自己最好,自己最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他想要力量,如果有一天,他有了一些的力量,那无论如何,首先他也会让某些人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张芄生下楼给小叶买了几套新衣服,陪她坐了一会,感觉到小叶的精神有了些好转,服务生送餐后张芄生喂小叶吃完,轻轻拍着她睡着,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房间,吴恒已经在一楼包间等了他一会了

中式风格的小包里就坐着吴恒一个人,也只有两张椅子,桌上几个家常菜,两瓶五粮液,张芄生快两天没吃东西了,先敬了吴恒一杯,扒了几碗饭后,这才接过吴恒递过来的烟点上,说出了他的经济纠纷和这几天的经历,他之所以要给吴恒说是因为他对政法这东西不太懂,不知道这次曹群他们被抓后能判多重,要是要不了多久就出来那他还得多做准备,不过他也多了个心眼,关于昨晚的事他压根没提,因为他知道,像这种死人的事,道上从来是有规矩的,第一坚决不报警,第二毁尸灭迹哪里都是有一套流程,哪怕是对内伙,要是蛤蟆镜告他杀了他的人,那么他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吴恒一只烟接一只烟抽着,不时插上两句话,等张芄生的说完,吴恒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川字,张芄生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自己后面麻烦事还少不了。

吴恒摸着下巴胡渣子思考了半天,拿出烟盒里最后一只中华点上了“实话给你说吧,兄弟,单单这次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是现在我们手上根本没曹群那些狗日的犯罪证据,最多就是以非法拘禁立案,但你又确实欠他们钱,唉,民间借贷啊,我们都是让他们自己协调的,只要事实清楚,没闹出要命的事一般不会管的,法律上也没有对你有利的依据,我估计最多一周就得放出来。芄生,听我一句劝,现在先出去避避风头,小余我会帮你照顾好的,等上半年时间,我让经侦的老谢插一插手,曹群他们屁股下肯定不干净,等有了他的犯罪证据,我就通知你,到时候不说一网打尽,至少你回来也能接着你女朋友安稳的过日子了。”

张芄生心里是真正的感动不已,这可真是旱逢甘露雪中送碳啊,目前他自己一没权而没钱而且背着一身债,还有这么一个故知愿意拉自己一把,真是太难得了,想起自己以前交的那些狐朋狗友,更是满怀愧疚,当即站起身对吴恒双手抱拳“恒哥,大恩不言谢,这事我会处理好的,如果这辈子我还能有起来的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坐下坐下,你小子,别给我来这一套,怎么说我们兄弟俩也是在一个大院里滚泥巴从小玩到大的,那时候,哪次我和别人打架你小子不是冲在最前面,替我挨个鼻青脸肿,不然多少次我都得被老爷子骂死,我的性格你也知道,现在我要是不帮你点小忙,以后我怎么做人?”回忆起当年往事,说到动情处,吴恒的眼角竟隐隐泛出了泪光。现在像这样真性情的人可真是不多了,张芄生心里感慨万千,这顿酒吴恒就当在给他践行了,俩人一杯接一杯的喝到深夜。司机把东倒西歪的吴恒扶回去后,张芄生打车回到了住处,今晚这酒喝得真不少,张芄生脑袋一沾上枕头就沉沉的睡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