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120gw.com,最快更新人脑开发计划最新章节!



公元2019年6月-Z国广江县

-夕阳努力把它最后的光芒洒向了人间,似乎为了带给人们最后的安详和平和。匆忙的行人也都禁不住向那美妙绝伦的夕阳看上一眼。对于夕阳自己来说,这就足够了,虽然短暂,但它已经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美好,可以安心地走了。它满意的视察着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地方,金黄的光线缓缓流动着,当照耀到这个城市最后一个角落的时候,它停住了,似乎惊恐的想要收回自己最后一抹霞光,但已经来不及了,它象一个脱下了长袍的回教徒一样,阳光迅速由圣洁的黄金色变为怨毒的血红色。但墨绿的玻璃足以抵挡这微弱的阳光。小房间里除了偶尔闪过的一抹红光和“滴答,滴答....”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滴水声,剩下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

这个时候,如果从对面楼上往这边看,一定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可如果拿着望远镜细致观察,承受力不好的人恐怕当场就得呕吐房间里有三具尸体,两男一女,都身首异处,女人的脑袋在洗手池的面盆中,一些碎玻璃从她的颅骨下面穿过,血液一股一股的不断的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好似喷泉一般。细长舌头在张开的嘴里耷拉着。血液流着流着,那股暗红逐渐被乳白色的脑浆取代。一滴滴的留下来,慢慢的变多,最后只剩一点的的舌头也一整个掉落下来…浓妆艳抹的脸上还带着临死时的惊恐表情,而新鲜的血液正顺着水槽流出,打在地板上缓缓的和那一大摊血迹汇合。在这坛血迹旁边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张芄生,嘴巴无意识的微张着,空洞无神的眼睛正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确实没想到,事情会到现在这个地步,他也没想到,仅仅五分钟时间,三个大活人,其中两个还是职业打手,会在他手下几乎变为一堆碎肉,他更没想到,三十分钟之前,他的女朋友被别人强行拉走卖到外地,而他则鼻青脸肿的被关了起来,等着被活取器官。

当然,他没想到的事还多了,在8岁的时候张芄生便认为自己将成为发明家。他坚信自己可以改变世界,当其他孩子还在困惑自己长大将成为什么人的时候,张芄生已经很明确自己将来要做什么。那时他正在建造一艘能够驶向地球轨道的空天飞船,当然他的飞船没有完工。同龄伙伴把他当作嘲笑的对象,老师也劝他不要整天胡思乱想,学生要以学习为重,这个梦想最后终结于张芄生和父母的一次“谈心”,坚持之下换来的是左脸一个巴掌印,接着张芄生走过了他平淡无奇的25年,普高,本科,考研...最后拖关系走后门当上了公务员,在心底压抑已久的梦想变为幻想之前,张芄生不顾家里的反对,退出事业编制,拿着积蓄和朋友一起做生意,结果被对他最好的“曹哥”下了套,所谓最好的朋友也落井下石。他为了翻身,抵押了一切向银行贷款,拿了家里的钱,最后不得已又借了高利贷。瞬间,成了孤家寡人,除了要帐的,所有人都对他不理不睬,父母说没他这个儿子,亲戚视他为瘟神,甚至之前跟着他屁股借钱的同学,也不忘踩上几脚,唯独女友小叶,一直陪伴着他,并且拿出所有的钱帮他还债,而这也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一切都完了...”脑子里翻来覆去只有这几个字,就在几分钟前,那个带头的“艳姐”打了他一巴掌后撂下一句话,说让张芄生死前来点“节目”,要打电话让那边将他女友带到他面前让两个壮汉XX,张芄生就彻底爆发了,当时他只觉得浑身充血并且眼前一黑,再清醒过来就是这一幕了。以前在特别兴奋或紧张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也出现过,张芄生以为是自己血糖太低而导致的间歇性失忆,现在看来不那么简单,不过事已至此,再去深究都没有任何意义了,他现在只想考虑,如何快点结束这一切痛苦,离开这个地狱般的世界。

呆坐了大约十分钟,张芄生从尸体的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上吸了两口后,清醒了不少,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到洗手池洗了把脸,照了下镜子,发现自己身上居然几乎没有血迹,全身上下也完好无损。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还能直接出去,那就去家里吧...毕竟是自己生活过也快乐过的地方,也算落叶归根了。

走下楼随便打了辆车,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学生们依然三五成群嬉戏打闹,上班族们依然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公司赶想在月末之前多拉一点业绩,和他一样的年轻人依然朝气蓬勃对未来无限憧憬,老人们依然在那颗歪脖子枣树下就着路灯围着下棋,他想叫司机慢点开,但司机一边笑呵呵的和电台里的同行开着荤笑话一边说自己要赶紧交班老婆还在家里等着,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他的即将离去而显得有一点点不同。

到了家里,尽管没有开灯,张芄生还是熟练的从衣柜里翻出他那瓶藏了很久的安眠药,大约有60来颗,足够一个成年人死上三四次了,说来也奇怪,张芄生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怕死的人,甚至在小时候认为死亡是通向另一个世界,还隐隐对死亡有一点期待。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他想过很多种死法,但都绝不是自杀,既然世间无情,那么不管是和仇人同归于尽或自取灭亡都没有任何区别,那以他的性格又何必选择后者呢?但他一边这么想,却又一边自欺欺人的偷偷赞着安定片。其实人不管是出于什么想法,做出的行为有时候却恰恰相反,因为谁都不能逆反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潜意识,这个不受大脑控制并且不能察觉到的灵魂实际主宰着你的一切。

走到水池边倒了一大杯水,又重新坐回床边,张芄生很想就这么坐着,一直这么坐着。他从来没觉得坐在床边象现在这样有意义并且有趣过,他贪婪的呼吸着满是尘埃的空气,仿佛嗅到了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但他心里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旦那帮人找上们来,那时就连想死也是一种奢望。

唉,这一辈子啊...发出一声哀叹后,张芄生脖子一昂,分两口吞下了药,然后慢慢的品尝完杯中的自来水。将衣柜中那件小叶送的黄夹克穿好后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死神来临

于此同时在距离地球大约八百光年以外的一颗恒星上,一群丝状的意识体正快速的操纵着一个形似管状发射波装置,而这个装置的精确定向方位,恰好是地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