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120gw.com,最快更新生活系神豪从重生有老婆开始最新章节!

以前也不是没有和夏兔亲密接触过。

但每次都是点到即止,而且充满恶趣味的调侃和戏谑。

哪像现在,骑在张楚河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四目交接,还拉着他的手去丈量那过人之处。

小姨子!

老婆的姐姐!

刺激!

实在是太刺激了。

刺激的张楚河小脑膨胀,影响了大脑,搞的脑子里凌乱如麻。

妖孽。

老衲意志力坚定,绝对不会被你的美色动摇意志。

啊!

妖孽,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很危险。

我绝对不会屈服你的淫威的。

张楚河心里挣扎极了。

这张脸,跟自家老婆几乎一样,亲姐妹无疑,说是双胞胎也没人会怀疑。

可这样实在太过分了啊!

张楚河面色潮红,很想拒绝这种歹毒的诱惑。

可是腰子他不听使唤,清晰表达出了心里的真实想法。

夏兔抿嘴一笑,隔着夏凉被坐着,慢慢解开了衬衫上的扣子。

衣服渐渐滑落到床单上。

张楚河的视线被眼前鲜艳的玫瑰吸引,完全转移不开视线,沿着口水,脑子里嗡嗡作响,感觉好饿,好饿。

这时,夏兔拉开夏凉被,趴下了去。

张楚河倒抽一口冷气,脑子彻底当机了。

他看到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一个形态很独特的疤痕映入眼帘,五毛硬币那么大,在光洁的胳膊上,看起来极其狰狞。

同一个位置,同样独特的疤痕。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世上绝对不存在两个刚好在同一个位置的疤痕。更不可能,两个人长得很像,疤痕还在一个位置。

难道......

张楚河脑子里凌乱不堪,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目瞪口呆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容颜,还有那熟悉的非凡,很想问问确认一下自己心里的想法。

张楚河脱口喊道:“老婆!”

夏兔心下一笑,知道自家小男人终于认出了自己,却没有一点承认的意思,抬起头,望着自家小男人妩媚道:“现在,是我好,还是小兔好?”

为什么,她不承认?

这个眼神,张楚河已经确认,这个自己一直以为的小姨子,就是自己媳妇。

无数心里曾经的疑惑还有那种朦胧的感觉,都得到了解释,但随之,又有了更多疑惑和不解。

张楚河很想问问,一切都是为什么。

但正准备开口,却突然福至心灵,傻傻道:“你好。”

听到这个回答,夏兔心下欢悦,知道小男人懂了自己,于是坐起来按住他的肩膀。

太刺激了!

老婆就是小姨子,小姨子就是老婆。

张楚河几曾遇到过这种妖孽,一下子就控制不住,赶紧抱住了自家老婆。

夏兔没动,说道:“小笨蛋。忘了我教你的那些了吗?控制呼吸,提肛,保持肌肉弹性。”

张楚河定了定心神依着照做,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瞬间消失。

无数个疑惑,在心头难以散去。

但此时,却不是解开疑惑的时候。

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怎么也无法描述的欢愉,一浪又一浪.......

渐渐,张楚河有些不满就这样被动,想要掌握主动权。

可夏兔却不喜欢被人掌握主动权,一点都不放手,反而变本加厉。

于是,张楚河像是被宰的猪,叫出了声。

而此时。

隔壁房间。

韩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刚才,她听到了隔壁房间的开门声和关门声,知道夏兔身份,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不知道这么久没有听到再开门的声音里面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张楚河的叫声从门缝里传了过来,杀猪一样的叫声,听得韩迪面红耳赤。

这个张哥,真是一点都不知羞!

还有夏姐.......

他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

要不要去偷听下?

哎!

自己怎么这么色。

翻来覆去,韩迪怎么也睡不着了。

脑子里凌乱不堪,忽然就悲从心来,感觉自己要被抛弃了。

夏姐和张哥是合法夫妻,那以后自己该怎么自处。

胡思乱想着,韩迪感觉心里很难受。

咯嘣!

隔壁门忽然响了下。

砰的一声!

反锁的声音传来。

又是咯嘣一声,自己卧室的门被人打开了。

啪!

门口的灯被按亮。

韩迪眼睁开了一条小缝隙,看到是夏兔,于是假装睡着,不想被她知道自己刚才在吃醋。

夏兔看着韩迪睫毛眨动,暗笑不已,她才不信这小妮子真睡着了。

将门反手关上,夏兔关上灯上了床,然后反身,印上了那双熟悉的双唇。

韩迪没法再装睡。

因为感觉嘴里渡过来了一些东西,严重影响呼吸。

良久。

两人分开。

韩迪问道:“夏姐,你给我吃的什么啊。”

夏兔戏谑道:“咱们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是说好分你一点。”

韩迪:“......”

韩迪呆了。

呆了许久忽然意思到什么,脸瞬间烫得跟火烤熟了一样。

“夏姐,要死了!”

“你好变态!”

“哈哈!”

“......”

黎明像是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旭日的晨曦。

张楚河费力睁开眼睛,却依旧没有回魂,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像是映衬着一张温柔恬静的面孔,那眸子仿佛包含了这世上所有的温柔,一个对视便抚慰了他遇上的所有苦难。

可随之,那双眼睛却瞬间变幻,凌厉而又妖冶,霸道而又妩媚。

张楚河深深怀疑昨晚的一切是不是在作梦。

一个荒唐的梦。

可身上还没洗去的残留,干干的,涩涩的,又在告诉他一切都不是做梦。

我家老婆是妖孽吗?

张楚河嘴角不自觉的勾了下,心里之前的那根刺,瞬间化作了虚无。

流氓兔就是自己老婆!

再想到那次她皱眉的样子,什么都明白了。

至于夏兔为什么要这么做根本不重要。

这种角色扮演的感觉,想想,反而很有趣呢。

此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